他们曾经是亲密的高中室友,少年时代两人互相鼓励进步,他们在大学时代开始了竞争和对抗,而本赛季的季后赛,普尔和小贾伦杰克逊在西部半决赛对抗。这对好兄弟在赛场上针锋相对。而在赛场之外,普尔和杰克逊在怀念高中时期的友情岁月。

西部半决赛灰熊对勇士第六场,前五战打完2比3落后的灰熊再无退路,勇士在系列赛最后一个主场也不容有失,两队自然拼到刺刀见红,粗野动作甚至人仰马翻也就不奇怪了。其中的一次冲突,就是源于勇士后卫普尔和灰熊中锋贾伦杰克逊在争抢球权时狠狠撞在一起,两人在裁判吹停比赛后,仍然互相拍打被对方拿到手里的球——是,但更像赌气。

在这轮系列赛恶意犯规、重伤、停赛接连出现的情况下,普尔和杰克逊此次冲突只能算是比赛的一段小插曲。而且,他们之间非但没有宿怨,反倒是认识了好多年的旧相识。“场上激烈竞争,场下互相勉励”是普尔和杰克逊的交友准则,此次决战分区半决赛是他们篮球生涯的新高度,但绝不是能让他们满足的终点。

季后赛首轮,勇士4比1轻取掘金率先晋级;灰熊则4比2力克森林狼,与勇士在分区半决赛会和。在确定了灰熊是本队下一个对手后,普尔掏出手机,给自己最好的那位朋友发了条信息:没有文字,只是个动图表情包:美剧《办公室》里德怀特舒鲁特的点头图。“没错,就是你了!”

很快,贾伦杰克逊的回信来了,同样是个动图表情包,来自著名说唱歌爷,算是接受了老友的挑战。

六年前,杰克逊和普尔连NCAA的大门还没迈进时,待在印第安纳的预科学院宿舍里的他们,都有着同样的远大梦想:去NBA打球,在NBA的赛场上重逢。2019年11月19日,勇士客场挑战灰熊,两个年轻人的梦想实现了:勇士新秀普尔出场16分钟,8投2中得到5分3篮板3助攻,灰熊二年级球员杰克逊虽然是首发,但也只打了不到19分钟就6次犯满离场,7投3中得到8分。

重逢虽不圆满,但足以激励他们继续努力。当然作为好朋友,互相贬损也是少不了的。“我曾经开玩笑说,因为他不喜欢像我这样玩命防守,所以他的打法更适合以进攻见长的勇士队。”杰克逊笑着说,“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讨论。”

不过,在更高水平的季后赛舞台,作为两队的主将打个痛快?即便是心比天高的青年才俊,那也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场景。普尔和杰克逊更没有想到,因为去年附加赛结下的“梁子”,这轮西部半决赛打得可谓惨烈,老友重逢的喜悦很快就被两队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冲淡了。杰克逊在对勇士首战轰下33分10篮板的大号两双,但却未能为灰熊先拔头筹;此战灰熊在狄龙布鲁克斯早早被罚出场的不利情况下险胜,杰克逊又因6次犯满只打了28分钟,14次出手仅中3球。第三场,杰克逊手感仍然不佳,虽然投进4个三分球,但其他9次投篮全部偏出。但普尔的麻烦比杰克逊还大:因为防守时用手拉了莫兰特的膝盖,赛后灰熊主帅詹金斯指责普尔导致莫兰特因伤提前退场,引发了双方将帅、球迷、社交网络的争辩……

但其实,场上的分歧并不会影响场下的友谊。而且普尔和杰克逊在第六场的争执绝非主旋律,反倒是他们俩总是试图缓解两队之间的紧张氛围,而不是像狄龙威廉姆斯、德拉蒙德格林那样“唯恐天下不乱”。

“别犯规了!你不能这么打球!”灰熊和勇士的首场比赛,坐在替补席上的普尔对着杰克逊大喊大叫,然后又一本正经向裁判投诉对方。杰克逊看到普尔的“表演”,只是付之一笑,他太清楚好友在玩什么把戏了。

从个人情况看,杰克逊和普尔相差甚远:杰克逊是前NBA球员的儿子,是身高超过2.10米的五星新秀,出自NCAA豪门密歇根州立大学,是被灰熊在2018年NBA选秀大会上用4号签选中的高位秀;普尔身高不过1.93米,虽然在密歇根大学也有不错表现,但在2019年NBA选秀大会上直到第28顺位才被勇士选中。不过作为同龄人,他们都有着一样的优点:训练刻苦、享受竞争。

“他们在高强度的竞争中享受着篮球带给自己的美好。”曾经在拉路米亚中学执教过这两位NBA球员的谢恩海尔曼说,“他们都有着非常鲜明的个性,每一天都能为球队带来活力。”

巧合的是,杰克逊和普尔都是在读高中时半途加入拉路米亚中学,再加上泰格坎贝尔(五星新秀)和布莱恩鲍文(后来在发展联盟打球)等好手,他们击败了由R.J.巴雷特领军的高中豪门球队蒙特沃德学院,拿到了冠军。“我们这么做有点儿作弊的意思。”普尔笑着说。

成功和冠军,并不是他们收获的全部;通过一起训练、比赛,他们收获的更多。按照拉路米亚中学的规定,学生要在晚上8点半熄灯就寝,但普尔和杰克逊总会在晚上偷偷溜出宿舍,跑到体育馆加练。没有钥匙,他们就用从学校偷来的黄油刀,撬开体育馆门上的锁。自己练、一起练、一打一,伴随着喜欢的流行乐,往往打到深夜才罢休。

海尔曼说,虽然违反校规并不足取,但他确实为年轻人的自律和勇气而自豪。“想溜进球馆可不容易,你确实要想些办法才行。”

“拉路米亚中学里没什么好玩的。”普尔回忆道,“我们过得很无聊,所能做的就是打篮球。不能开车四处逛,就去打球。累了就回家,睡觉,醒来后再把这些事重复做一次。”正是在拉路米亚的体育馆里,普尔练出了在篮筐附近出手得分的几招绝活儿,也成为如今勇士攻坚的重要武器。因为防守自己的杰克逊是个七尺长人,矮了接近20厘米的普尔,不得不避其锋芒,用非常规的高难度动作在杰克逊头上得分。如何从不同路线突破,如何快速上篮,如何高打板,甚至如何防守更高大强壮的对手……

“我终结比赛的能力不错,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杰克逊。”普尔解释道,“以前我们俩经常玩单挑,我能找到在身高臂长、运动能力过人的大个子的防守漏洞,就是因为他。”

而作为一对一的参与者,杰克逊可能是最高感知到普尔取得进步的人。“现在的他,仍然在做很多和过去相同的动作,只不过已经成长为更好的球员了。我只是试着让他打得更困难些。”

出生于密尔沃基的普尔,似乎天生就是好勇斗狠的战士;他希望个性温和的杰克逊也能像自己那样打得凶一些,并相信杰克逊可以做到。普尔很清楚,光靠嘴说是不能打动杰克逊的。所以在体育馆里,普尔毫不避讳那些激烈的身体接触,并且告诉杰克逊,冲撞自己时不用客气——就像西部半决赛第六场那样。

“杰克逊把那种比赛气质带到了密歇根州大,现在他打得非常凶悍。”普尔说,“他够强硬,而且还大喊大叫的。”

其实,普尔和杰克逊早已习惯了竞争:密歇根大学和密歇根州大的积怨,可比勇士和灰熊深多了。海尔曼还清楚地记得,普尔曾经想说服杰克逊一起加盟密歇根大学,但后者最终却选择师从名帅汤姆伊佐。所以在高中的最后时光里,两人把密歇根大学和密歇根州大的队旗挂在墙上,还互喷垃圾话。“他们从早到晚都会开对方的玩笑。”海尔曼回忆道。

现在,他们不会再做那样的事,但场上可是出手一点儿都不留情。对灰熊的系列赛,普尔前三场得分都在20分以上,场均得到近18分,另有4.3助攻4.2篮板进账。杰克逊也毫不逊色,场均得到19分6.3篮板2.3盖帽。

“我们都知道,未来会进入NBA联盟,只是没想到都加入了西部球队,更不要说在季后赛做对手了。”普尔说,“虽然听上去是老调重弹,但我们确实过去只是梦到过这个场景。”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