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在我国曾是风行一时的 “红色经典”。作者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说: “我在这本书里讲的完全是自己的生平”。

中年以上的读者至今还记得:保尔出生于穷苦家庭,当过司炉工,在哥哥阿尔青影响下参加革命,入团入党,参加红军,在战场上受重伤;复员后参加过 “契卡”工作,担任地区共青团的领导;由于劳累过度和旧伤复发,全身瘫痪,双目失明,又以惊人的毅力在病榻上创作……他一生经历过3次爱情:初恋情人冬妮娅,后来成了 “酸臭的阔太太”;第二次和丽达的友情因偶然误会而中断;瘫痪后和 “忠诚的同志”达娅度过最后年月。

不久前,一位俄罗斯专家朋友给我寄来他翻译的一份资料——记者斯维特兰娜·萨莫捷洛娃写的 《重铸的生平》,刊载于2006年11月26日 《莫斯科共青团员报》。这篇通讯记述了作者对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外甥女——加林娜·瓦西列夫娜·奥斯特洛夫斯卡娅的一次采访。加林娜的妈妈叶卡捷琳娜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姐姐,也是他晚年病中的 “护理保姆”,对其情况非常熟悉。女儿从妈妈那里了解到舅舅的有关情况,给读者提供了许多前所未闻的信息。

——奥斯特洛夫斯基出生于军人家庭。父亲阿历克赛·伊万诺维奇参加过巴尔干战争,在战斗中表现英勇,曾被授予两枚格奥尔基耶夫斯基十字勋章。母亲奥尔加·奥西波夫娜出生于一个捷克林业局主任的家庭,是一位非凡的女性,会讲6种语言,而且写过诗…… (尼古拉)根本谈不上是出生于无产阶级家庭。

——尼古拉 (在 《钢铁》中)把自己的哥哥德米特里 (即书中的阿尔青)加以美化了。哥哥童年时在尼古拉心目中是有很高威望的,但是很快他们就交换了角色。长大以后,意志坚强、性格直率的尼古拉扮演了大哥的角色。德米特里是个温柔的人,不希望闹事。看到有人发生冲突的时候,他总是力图躲在一旁。

——柳博芙·鲍利谢维奇 (冬妮娅原型)是一位非常平易近人的、谦虚的女性。她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思想进步,十月革命后拥护苏维埃政权,当了一名教师,丈夫遭到了,再也没有嫁人。她很珍惜和 “保尔”的一段感情, “保尔”去世后,曾专程看望加林娜一家。

——奥斯特洛夫斯基的 “忠诚的同志” (妻子达娅)在结婚后没过几年就离开了他,后来嫁给了他 (即尼古拉)的亲哥哥德米特里,姐姐叶卡捷琳娜成了他 (尼古拉)的护理保姆。

——“不久前从档案材料中发现,奥斯特洛夫斯基曾受过法庭的审判。在内战年代,他曾拒绝参加对白军的射击,也反对 ‘肃反’运动”。

—— “妈妈不止一次地说过,他 (尼古拉)在朋友面前经常承认说: ‘我们所建立的,与我们为之奋斗的完全两样……’”

——“我有机会同他的朋友阿纳托里·索尔达托夫谈过一次话,阿纳托里承认说:如果科利亚(尼古拉的昵称)不是在1936年去世,稍后一些时间就会有人 ‘帮助’他离开人世”。

一个是我过去了解到的 “保尔”——《钢铁》一书中的 “保尔”:对布尔什维克党无限忠诚,在战场上英勇杀敌,工作中奋不顾身,瘫痪后顽强从事写作……他曾经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另一个是今天我了解到的 “保尔”——一个有理想、有良知、能辨别是非的真正革命者,不仅在战场上英勇杀敌,工作中奋不顾身,而且敢于党的错误路线和政策,在晚年进行了深刻反思。他同样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无疑,后一个 “保尔” “重铸”了他的生平,极大地扩展和提升了他的思想、道德和人生境界,更加值得我崇敬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