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经历过上百次战斗,多次负伤、三次立功的一级伤残军人,重残后主动要求回沂源县的老家;在生养自己的张家泉村,拖着重残之躯当了25年村支书,带领乡亲改山治水;晚年,又以其超人毅力,用嘴衔笔、残臂夹笔,写出了33万字的长篇自传体小说。他就是当代中国的保尔·柯察金——朱彦夫。

1933年7月,朱彦夫出生在沂源县张家泉村一个农民家庭。1947年沂源解放后,他报名参加,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等上百次战斗,3次荣立战功。

在1950年抗美援朝的一场战斗中,朱彦夫所在连队冒着零下30度的严寒,与两个营的敌人激战三天三夜,身负重伤的朱彦夫昏倒在阵地上。

战斗结束被送往医院后,朱彦夫先后做了47次手术,昏迷了93天,两腿从膝盖下截去,两手从手腕以上锯掉,失去了左眼,右眼的视力下降到0.3,成了一级伤残军人。

铁血男儿变成了自己都不敢看的特残人,处处要人照顾,朱彦夫几次想到自杀。经过省荣军休养院政委的教育帮助,朱彦夫决定要好好地活下来。

朱彦夫在战场上是个勇士,在失去四肢和一只眼睛后,他决心做个自食其力的强者。毅然要求回到了家乡后,朱彦夫时常把自己反锁在屋里,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练习独立吃饭、喝水、大小便。经过长时间的艰苦训练,他又一次创造奇迹,一个四肢严重残疾的人再次站了起来。

朱彦夫拿自己的残废金办起夜校,教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村民识字。起初是妻子背他去,后来他坚持自己去,有一次他在崎岖的山路上摔倒,残臂截断处也受了伤,自己爬不起来,直到深夜家人才找到他。

1957年,朱彦夫被全村8名党员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十多年间,他带领张家泉村先后打了9口水井和3眼大口井,修建1500米长的水渠,解决了村民生活用水匮乏和无水浇田的问题。

为了让村民早日用上电,朱彦夫在妻子的搀扶照顾下,先后乘火车跑上海、南京、胜利油田、山西联系材料,经过艰苦努力,1978年张家泉村结束了点油灯的历史。

朱彦夫带领乡亲,在贫瘠的山地上造出一块60多亩的旱涝保收的“小平原”,又带领村林业队在荒山坡上种植苹果树和花椒树。直到现在,张家泉村的苹果园和花椒园仍为村民带来可观的收入。

1982年,朱彦夫从村支书岗位退下来后,又把主要精力放在宣传革命传统上,萌生了写自传体小说教育后人的想法。

没上过学的朱彦夫,凭着坚强的毅力,靠着视力仅有0.3的右眼,“啃”下了100多本中外名著。他用嘴衔笔、残肢抱笔,交替使用,历时7年写成33万字的自传体小说《极限人生》,时任副主席、国防部长亲笔题写书名,并题词:“铁骨扬正气,热春秋。”

现在,年逾八旬的朱彦夫长期卧床,但仍牵挂着张家泉村的父老乡亲。时间总会磨灭一些东西,可在张家泉村里,无论是与他一个时代的老人,还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提起朱彦夫都流露出一股发自内心的感激。

马年春晚节目单2013年GDP郭德纲开腔谈被封杀村长脱裤羞辱村民中央一号文件公布大连疯狂宝马北京黑中介教父成龙自称半个韩国人越南不战誓言餐厅遇记者土豪花百万租女友裸佛攀墙2014中央一号文件官员被代表挑刺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