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尔装甲教导师在建立之初就被定位为精锐部队,其成员基本来自不同的装甲兵学院。将这些零散的组织,零散的人员组合而成为一支精锐装甲师是海因兹.古德里安上将的主意。同时,他任命了他最亲密的同僚 弗来兹.拜耶来恩少将为该师的指挥。建立于1943年12月30日的李尔师装备了当时可以弄到的最好的东西,包括最新式的黑豹。该师原本也用于测试新武器,但在战争后期,由于时间紧张和物资短缺,许多新式武器都没有经过完全的测试就装备了部队。李尔师和大德意志装甲师是国防军中独有的装备虎式坦克的部队,各装备有一个营。李尔师的战斗人员多来自于军校,所以素质较高且经验丰富,但他们多数的战斗经验都来自于东线,这使他们以后在应付西线的盟军是有些不适应。 该师编有两个摩步团:901团和902装甲掷弹兵教练团;一个装甲团:第130装甲教练团;一个装甲火炮团:第130火炮教练团。同时,这些主力部队还受到第130反坦克营和第130工程营的支持。其公开的官兵人数是:军官449人,士兵14185人,并在1944年5月达到满员。李尔装甲师总共装备有183辆坦克,58门自行火炮和53门其它火炮。在44年2月3日,李尔师中了头彩,他们的第316装甲连被改编成了虎王(TIGER II)坦克连,装备14辆虎王坦克。

在匈牙利经过了短期的战斗之后,李尔师被运到了沙特尔一带以防备盟军可能在巴黎发动的空降行动。44年6月,该师被编入党卫军第1装甲军,受SS中将约瑟夫.迪特里希的指挥。迪特里希命令李尔师驻防于卡恩西部地区,由于一路上盟军不断的空袭骚扰,该师直到6月8日晚才到达指定地点,而且已经损失惨重。其师长形容这段路程是盟军飞行员的投弹表演。随后,迪特里希下令李尔师同第21装甲师,SS第12装甲师一道在圣奥宾附近发动一次反击,试图将卡恩以西的盟军打回大海。李尔师在抵达预定地点时发现敌人已经等候多时了。拜耶来恩的牛脾气发作,毫无犹豫地向敌进攻。李尔师分兵两路,左翼进攻由一个坦克营和一个步兵营发动;右翼则由第901装甲掷弹兵团负责,反坦克营提供火力支援。在夺回了一些地盘之后,拜耶来恩将军下令停止进攻,因为其右翼受到了太大的压力。该日晚些时候,李尔师在外围的部队还守住了一个英国装甲营的进攻。翌日,6月10日,李尔装甲师向英国第7装甲师发起进攻,先发制人打到维拉斯。然而在这次进攻中德国人没有得到什么实际好处。由于后劲不足,很快李尔师同SS第一装甲军一道退回了防御阵地。在此后的战斗中,李尔师一直在艰苦的防御战中煎熬,直到15日,就在李尔师的左翼防线即将崩溃之时,国防军第2装甲师出现在他们的左翼,补好了这个危险的漏洞。整个6月,李尔装甲师共有490人阵亡,1809人受伤,另有673人失踪,这大约是其总兵力的18%。

7月25日的眼镜蛇行动中,美国空军把4000吨炸丄弹投向李尔装甲师,但是有不少炸到了自己人。在那些被误杀者之中包括有美军地面部队指挥来斯利.麦克耐尔中将(亏大了)。在没有撤退余地的情况下,李尔师孤注一掷,进行近乎悲壮的拼死战。拜耶来恩形容当时的战场为月球表面,并透露在一个小时之后,我与所指挥的部队失去联系,打先锋的所有坦克都被摧毁,至少有70%的人员或战死,或受伤,或失踪,或发疯。在向德国边境撤退之后,李尔装甲师得到了少量的补充,重编了一个装甲营,其中包括两个各装备14辆4号的装甲连和两个各装备14辆5号的装甲连。1944年12月,李尔师参加了阿登反击战,当时它归于第5装甲军之下并受哈索.冯.曼托非尔将军的指挥。阿登反击战以失败告终后,李尔装甲师被运到荷兰。1945年4月其残部在鲁尔向美军投降。 点评:李尔装甲师作为国防军中少有的精锐部队,虽然不如大德意志装甲师那样锐利,但其优秀的人员,出色的装备,卓越的指挥及强劲的战斗力还是给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如果不是战争后期盟军在空中无与伦比的优势,李尔师或许会造成更可怕的后果。

1945年3月下旬,经历了西线诺曼底防御和阿登反击战等重大战役的德国第130装甲师(即装甲教导师)在鲁尔包围圈中与B集团军群的32万德国官兵一起迎来了最后的夕阳。 3月29日,B集团军群司令莫德尔元帅决定作出最后尝试,命令第53军从温特堡向东方的威悉河突围。德军右翼为130装甲师,中央为第3装甲掷弹兵师,左翼为176步兵师,实际上,这3个师的兵力全部才达到一个整编师的兵力。 130装甲师主力被改编为“装甲教导战斗群”,主力为130装甲教导团第2营营部的IV号坦克和“黑豹”坦克共12辆及侦察教导营的数辆侦察车,另有装甲掷弹兵营、装甲工兵营和坦克歼击教导营部分兵力。其中后者幸运地拦截到1列从瓦特多里堡工厂开出的火车,接收了18辆崭新的IV号 L/70坦克歼击车,遂成为战斗群的中坚力量。 3月31日凌晨1时,该战斗群从温特堡出发,由德国林业部管理员为向导向东南行军。接近黎明时分,工兵营和坦克歼击营的部分兵力已经抵达梅德龙地区,其余部队则在梅德龙南部的利森与美军短暂交火,摧毁了2辆美军坦克和1辆吉普后控制了街道。美军判断出德军兵力贫弱后,立即已火炮压制,同时迅速调集第3装甲师和空中支援,与4月1日中午将德军重新赶出街道,并堵塞了突破口。

2星期后,130装甲师残部在艾登纳附近向美军99师缴械投降。 介绍一下,保罗.约瑟夫.舒尔茨,1913年1月6日出生在德国威斯特法伦州的富莱格尔,二战期间被征入德国陆军,在1940年的法国战役中获得二级和一级十字勋章。1942年4月25日,时任36反坦克炮营3连连长的舒尔茨中尉获颁黄金德意志十字勋章。1943年11月19日,作为20装甲师21营营长的舒尔茨在格罗多克附近的战斗中俘获T-34/76坦克12辆,并当场涂上铁十字投入战斗。该营在11月28日的战斗中于罗斯维克湖附近的194.4高地击毁T-34,7辆,摧毁76。2毫米反坦克炮和45毫米反坦克炮10门。舒尔茨因在战斗中表现出色而获得骑士十字勋章。1944年6月22日,苏联红军向德国中央集团军群发动了迅雷不及掩耳的强大攻势,第20装甲师在波布叶斯克防御战中摧毁红军坦克213辆,大部分战果是舒尔茨21装甲营取得。在波布叶斯克被苏军包围之后,21装甲营作为师先锋部队率先突围,成功地在马利诺夫卡附近与12装甲师先头部队取得联系,将20装甲师从覆灭边缘拯救回来。战斗中舒尔茨被打成重伤,于7月28日,骑士十字勋章加上了橡叶。 新组建的战斗群照例以指挥官名字命名为“舒尔茨战斗群” ,舒尔茨直接指挥从教导实验连征用的5辆装有夜视仪的“黑豹”坦克,称为“舒尔茨分队。另外还有6辆古怪的”“虎”式坦克组成的“费尔曼重装甲连”这些“虎”式都是初期型,但是负重轮都是晚期型的钢缘负重轮。这些坦克由鲁道夫。费尔曼中尉指挥,战术编号都以F开头。

1945年4月5日,舒尔茨战斗群从法灵波斯特出发了,行军到雷登地区时,1辆“虎”式因变速箱故障而抛锚,剩下的坦克转向西南,4月7日在施多岑瑙遇到分乘2辆SD?KFZ.251半履带装甲运兵车的部分装甲掷弹兵,并将他们吸收。4月8日抵达威悉河东岸的魏登施塔尔地区。 在这一阶段,该战斗群为了躲避盟军空袭而全部在夜间行军,因此没有发生任何战斗。但这种方式得造成了一个奇怪的态势:实际上盟军已经在4月6日渡过威悉河,并且东进到诺因施太特建立了桥头堡,舒尔茨战斗群已经处在盟军后方30公里处。并不断和盟军先头部队背道而驰,距离越来越远。 4月9日,舒尔茨战斗群的第一场战斗开始了。清晨,舒尔茨亲自率领5辆“黑豹”坦克于贝特斯哈根南部的维德斯海姆向英军展开攻击,英军的猛烈反击加上机械故障使4辆“黑豹”相继报销,混战到下午,舒尔茨本人乘坐的最后1辆“黑豹”退回出发阵地。随后,费尔曼中尉带领5辆“虎”式坦克向英军扑去,和英国第6伞兵师在佛里雷街道发生交火,英军使用前装式反坦克掷弹筒击中了费尔曼中尉乘坐的F01号火炮防盾,造成炮塔无法旋转,之后,2辆“虎”式坦克立即赶来增援,费尔曼开着无法正常开炮的“虎”式抓到了30个战俘。由于不能带着战俘作战,费尔曼中尉在联系舒尔茨少校之后带着战俘回到了阵地。舒尔茨命令将损坏的坦克和俘虏都交给佛兰茨中士带回法灵波斯特军校。

10日,战斗群在盟军后方40公里处的弗里雷过夜,于2天后向皮克堡进军,结果开进了美国第5装甲师的防区。为了不惊动美军带来麻烦,德军在森林和山路上穿行,途中2辆“虎”式陷入泥潭,“黑豹”在拖曳老虎时当场抛锚。无奈的舒尔茨只得将它们炸毁处理。随后2辆半履带装甲车也因用光燃料而抛弃,费尔曼中尉和他的坦克乘员在四处乱走时碰上了美军,全部被俘。至此,整个战斗群只剩下了2两“虎”式坦克,分别是舒尔茨本人乘坐的F05号和贝落夫中士乘坐的F13号。F13随后在阿福姆战斗中被美军击毁。 在阿福姆战斗中,舒尔次将自己的F05号隐藏在一座燃烧的农舍中,在500米前的公路上,美国第5装甲师的M4“谢尔曼”坦克和M-10坦克歼击车正源源不断地列队开进。德国人本想做个统计,但数到120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信心数下去了。此时风向开始转变,“虎”式坦克的轮廓开始从浓烟中渐渐暴露出来,美军坦克见状大吃一惊,纷纷将炮塔指向“虎”式坦克,驾驶员福列林下士事先就挂好了倒车档,“开火!”在匆忙打出几枚炮弹后,舒尔茨命令撤退。美军的还击使F05负重轮被击中炮弹一枚,炮塔2枚。填装手被弹片打伤。福列林驾驶老虎撞塌农舌在烟尘和杂草中一溜烟地离开了战场。美军由于行军队伍过于紧密,舒尔茨的射击使得3辆“谢尔曼”和1辆吉普被毁。 此后,舒尔茨在温特哈根幸运地截住一辆满载燃料的美军卡车,不但给老虎加满了油还抢到了周边地图,接着,戏剧化的事情发生了。舒尔茨的“虎”式混在美军车队中开着车灯瞒天过海,穿过了汉诺威高速公路向宁施德特前进。此时,仅剩一辆坦克的舒尔茨战斗群显然已经无法完成救援130装甲师的目标,只能争取将这辆坦克完整地交付到可以遇到的友军手中,因此舒尔茨避开盟军经常使用的大路,掉头向东进发。他不知道这时美军已经抵达易北河,英军也已经度过了艾拉河。与此同时,苏联红军已经向德国首都柏林挺进,第三帝国即将在东西方烈焰夹击下化为灰烬。

这场战斗现在只属于舒尔茨本人,他命令拆除车灯灯罩,在黎明前抵达美军关卡。由于德军带着缴获的美军卡车,美国宪兵在朦胧夜色中将他们当作了自己人,不但放行还为舒尔茨指明了宁施德特的准确方位。路上,他们与一支由1辆“谢尔曼”、1辆M20装甲车和2辆摩托组成的美军巡逻队遭遇。在88炮的2次发射之后,“谢尔曼”和M20都被摧毁,美军官兵还没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地当了俘虏。在对路边一所房屋的搜索中,舒尔茨发现了一群表情木讷的德军战俘,一共将近200人!询问后,有30人归队加入战斗,他们装备了缴获的美军轻武器。剩下的继续当战俘——对他们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 为了避免和美军发生正面冲突,舒尔茨命令将缴获的美军卡车开在坦克前面,途中2次与美军医护队擦身而过,均未引起怀疑。其后,在遭遇2辆吉普时,舒尔茨下令拦截,德军迅速解除美军武装之后将一辆装有重机枪的征入队列之中。 4月11日清晨,舒尔茨一行抵达艾克施多夫南端,经打听得知美军在8日即已占领该镇,并在3公里以外的瓦辛豪森设立了司令部。此时德军的燃料基本耗尽,考虑许久,舒尔茨提出了一个异想天开几乎不可能实现的计划——偷袭美军司令部,并夺取汽油。 在一个村里小孩带领下,30名德军跟随F05通过林间小道抵达施特森林东北端,经过侦察发现美军防守非常严密,镇子每个入口都有步哨和检查点,根本无法接近。舒尔茨不得不改变计划,从霍恩波斯特的林业部大楼绕到瓦特宁多夫大街上,再从西北方向冲进镇内。但是还没有到达林业部F05就用完了最后一滴汽油。

舒尔茨战斗群短暂的历史终于结束了,舒尔茨少校命令就地解散,所有人员分散为人数极少的小组徒步脱逃,福列林下士则根据命令炸毁了战斗群的最后一辆坦克。在一个星期的短暂时间里他们向平静的西线投下了最后一粒石子,虽未激起惊涛骇浪,但也留下了一段奇妙的插曲,尤其是那30名重新归队的德军战俘的心情可能更加复杂,因为对他们而言战争本已结束。 此时,一个身影还在田野中穿梭,福列林下士在炸毁的F05号“虎”式坦克以后正赶往艾拉河东岸的奥斯登霍特老家,一路上为了躲避美军,他四处隐藏,绕了几个大圈子,终于在几个星期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此时,他关心的不再是“帝国的兴亡”,也不是胸前耀眼的勋章,而是苦苦等候的家人,特别是妹妹吉赛拉。还有那久违的、故乡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