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掉了一天的德甲榜首位置,拜仁只用了短短12分钟就抢了回来。在拜仁4比1战胜科隆的比赛中,托马斯·穆勒5分钟内分别助攻莱万多夫斯基与科芒,格纳布里在第12分钟帮助球队早早就锁定胜局。不过,要从“前场四大天王”中选出本场最佳太难了,不是因为他们表现好得难分胜负,而是因为诺伊尔似乎更加出类拔萃——要不是“诺门卫”在下半场完成了一次令人拍案叫绝的禁区外铲球解围,以及两次用脚化解单刀射门,拜仁分分钟要把煮熟的鸭子从嘴里面吐出来。

3比0之后,拜仁就开始“浪”了。格纳布里过掉门将后把球踢在了横梁上,愣是破坏了穆勒的助攻帽子戏法,穆勒自己也不争气,半场结束前把科芒恰到好处的横传打高。加上基米希右肋快发任意球后一记冷箭被左侧立柱拒绝,拜仁明明前45分钟就可以灌主队半打。

然而到了下半场,变成了“科隆可以进五六个球”(诺伊尔语)!换边后不到1分钟,霍恩·科尔多瓦就破门了,但由于助攻者斯希里越位在先,VAR把进球吹了回来。不到10分钟后,哥伦比亚中锋再次进球,但这一次轮到他自己掉入了越位陷阱,助理裁判第一时间就举旗了。这两个惊魂时刻,并没有惊醒拜仁。第62分钟,凯因茨后场一记直传轻松打穿拜仁后防,乌特中路反越位迅速前插,眼看着就要形成单刀之际,诺伊尔突然从转播画面右侧出现,在离开禁区至少10米的地方抢先一记滑铲化险为夷!

最后20分钟,俨然变成了诺伊尔一人对抗科隆全队!尽管对于乌特近在咫尺的推射实在无能为力,但拜仁队长随后用脚挡住科尔多瓦和天津权健旧将莫德斯特的单刀射门,否则拜仁分分钟要重蹈一周半之前对霍芬海姆那场德国杯的覆辙——最后时刻从4比1变成4比3,补时阶段饱受惊吓。在如此一边倒的比赛里,诺伊尔竟最终作出了5次成功扑救,比对面的蒂莫·霍恩还多1次,真是不可思议。

面对如有神助般发挥的诺伊尔,想想在冬窗拜仁慕尼黑提前确定引进尼贝尔,这位公认的诺伊尔未来接班人之一,这真的有必要吗?

23岁的沙尔克04门将尼贝尔将在夏天自由转会拜仁,签约5年,据信拜仁为他制定了在中期接班诺伊尔的周详计划。然而对于拜仁与尼贝尔的联姻,不解和质疑的声音似乎远大于掌声,因为在经历连续重伤以及伤愈后的低谷赛季之后,已经33岁的诺伊尔,在过去这半个赛季上演了《王者归来》的戏码。

诺伊尔与尼贝尔年龄正好相差10岁。当诺伊尔在2009年帮助德国U21队历史性地赢得欧青赛冠军,尼贝尔仍是家乡俱乐部帕德博恩的少年球员。2011年,诺伊尔离开效力长达20年的家乡俱乐部沙尔克04,以3000万欧元的高价转投拜仁,而尼贝尔直到2015年夏天才加入沙尔克。两人之间至今并无交集,更无私交,只是在德甲比赛中有过交手和简单寒暄,仅此而已。

去年夏天,尼贝尔以主力门将身份帮助德国U21队再度打进欧青赛决赛,可惜以1比2不敌西班牙,未能复制诺伊尔的成绩。尽管如此,这支欧青赛亚军队像10年前那支冠军队那样,立即为国家队输送了多名青年才俊。尼贝尔至今尚未得到国家队主帅勒夫的征召,但门将教练科普克早已将他列为2020年欧洲杯后新一个周期的国门候选人。换言之,在国家队层面,尼贝尔也是公认的诺伊尔未来接班人之一。

同样来自沙尔克04的后辈尼贝尔,下赛季将试图挑战诺伊尔在拜仁的地位,个中滋味将是如何,诺伊尔的国家队挑战者特尔斯特根或许有深切感受。

拜仁与尼贝尔的绯闻,早在上赛季后半程便已传出,当时尼贝尔刚抢走原本属于队长费尔曼的沙尔克主力门将位置。本赛季之初,费尔曼被迫租借到英超升班马诺维奇,尼贝尔则被新帅戴维·瓦格纳授予队长袖标。讽刺的是,近年的沙尔克队长就跟曾经的阿森纳队长一样,已然成为了“魔咒”。在费尔曼之前,2014年世界杯冠军赫韦德斯是上一个被迫出走的沙尔克队长。更邪门的是,戈雷茨卡在晋升为队副的2017-18赛季也跟尼贝尔一样,拒绝续约而在赛季结束后自由转会拜仁。而接替戈雷茨卡成为队副的纳尔多,则在上赛季冬窗因失去主力位置而转投摩纳哥。当然,尼贝尔不会以队长身份离开沙尔克。因为在拜仁官宣交易当天,瓦格纳立即就宣布尼贝尔辞去队长职务,马斯卡雷利接任。

拜仁究竟为尼贝尔制定了怎样的接班计划?诺伊尔目前的合同2021年夏天就到期,双方有意续约到2023年,但至今尚未确定下来。在多哈训练营接受媒体群访时,诺伊尔强调自己是否续约跟尼贝尔加盟没有关系,而是取决于其他一些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下一任主教练的人选。诺伊尔并不反对拜仁收购尼贝尔,“这是俱乐部着眼于未来几年的决定。他是个好门将。”但与此同时,他强调自己不会给尼贝尔主动让出比赛机会,“我是个运动员和职业球员,我一直都想要出场比赛。我雄心勃勃,喜欢站在场上。我可不是跑龙套,而是主角,想要一直比赛。”

诺伊尔当然没有主动让贤的理由。在拜仁这样的豪门里,出场机会从来都是球员凭借自己的本事去抢来,而不是靠竞争对手让出来的。更何况,诺伊尔如今依旧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门将之一。主帅弗利克就说:“在我看来,诺伊尔是世界最佳门将。这也是为什么拜仁要竭尽全力去继续挽留他。”

在尼贝尔与拜仁之间的绯闻首次见报的时候,诺伊尔的竞技状态一度令人产生了巨大的怀疑。经历2017年的连续3次跖骨骨折之后,诺伊尔尽管赶上了2018年世界杯,但在随后一个赛季跌入了职业生涯的低谷。尽管他从来都不承认自己的状态有问题,但无论是冷冰冰的数据,抑或是观众的主观感受,都能轻易得出同一个结论。

一方面,诺伊尔在几场关键比赛中出现了明显失误,例如主场对利物浦的欧冠1/8决赛次回合,他的贸然出击成全了马内吊射首开纪录。另一方面,面对例如单刀这样的危险情况,诺伊尔鲜有力挽狂澜的表现。上赛季,他的德甲扑救成功率跌至职业生涯最低的59.6%,化解绝佳机会成功率更是只有23.5%,17次扑救只成功了4次,排在德甲全部主力门将的倒数第1!

尽管一直安守本分的乌尔赖希心甘情愿地坐回板凳,也没有谁提出过诺伊尔应该让出拜仁主力门将位置,但在德国国家队中,支持扶正特尔斯特根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人认为诺伊尔会在这条下坡路上一直走下去,再也不能重新成为那个世界最佳,而比诺伊尔年轻6岁的特尔斯特根只会越来越强。甚至有不少专家和球迷觉得,“小狮王”已经是当世最佳门将,或者至少是最好的那三个之一。至少在诺伊尔受伤以及伤愈复出之后的这两个赛季里,特尔斯特根取得了压倒性胜利。

转机,出现在令人几乎绝望的时刻。上赛季尾声,诺伊尔又一次伤停。由于小腿肌肉纤维撕裂,他在德甲第29轮与杜塞尔多夫一战中途离场。按照原计划,他应该在倒数第2轮联赛做客莱比锡RB时就复出。结果一直拖到联赛结束,他才终于恢复正常训练。换言之,刚一伤愈,他就要参加对莱比锡的德国杯决赛。对于整个赛季都状态不佳的诺伊尔,外界难免有所疑虑。

结果?诺伊尔复出即巅峰!开局阶段,他在一次角球防守当中,下意识地将优素福·波尔森势在必进的大力头槌单臂挡到横梁上。下半场刚一开始,他又手脚并用奋力化解了福斯贝里的单刀射门。正是凭借这两次至关重要的神扑,拜仁才成功顶住攻势猛烈的“红牛”,最终收获一场3比0大胜,成为了双冠王。

拜仁慕尼黑与莱比锡RB的连续两场大战,宣告了诺伊尔的回归神勇。2019年5月25日德国杯决赛,诺伊尔连续奉献神扑,包括将优素福·波尔森的头槌拦到横梁上,确保了最终3比0夺冠。

《王者归来》此时才刚刚拉开帷幕。随后,诺伊尔代表德国队参加了2场欧洲杯预选赛,不仅连续零封,还在做客白俄罗斯时上演了冲出禁区断球,接着假动作晃倒对方前锋科瓦列夫的精彩表演,向世人宣告“门卫”归来。德媒甚至戏称:“拜仁找到了‘罗贝里’在边路的接班人。”

本赛季开始之后,诺伊尔的表现越来越让人确信,他的时代并没有结束。去年9月国际比赛周之后客场1比1战平莱比锡的德甲榜首大战,诺伊尔与对面的匈牙利国门古拉奇对飙神扑,两人的精彩表演赢得满堂喝彩。队友托马斯·穆勒赛后更是在社交媒体上疾呼:“诺伊尔是世界第一!”

9月14日的客场联赛,诺伊尔则是与古拉奇PK神扑,两队最终打成了1比1。

在这场比赛之前,诺伊尔代表德国队踢了2场欧预赛。无论是主场2比4惨遭荷兰逆转,抑或是随后客场2比0战胜北爱尔兰,诺伊尔都是公认的队内最佳球员(之一)。而连续坐了2场冷板凳的特尔斯特根则失望地返回巴塞罗那,并通过媒体吐槽这次国家队之旅对于自己是“一大打击”。

尽管“特狮”没有点名道姓,但所有人都很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对此,状态与信心全面回归的诺伊尔没有再像以往那样避而不谈。与莱比锡RB赛后,拜仁与德国队双料队长委婉地反驳道:“我们在国家队的时候,他可没说过什么。基本上我认为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不知道他这样说有什么帮助。”

特尔斯特根随后强调自己的发言只是表达自身感受,并没有针对诺伊尔的意思,对方没必要如此反驳。尽管“特狮”希望这场风波到此为止,但所有人都能嗅到,这场一号国门之争火药味渐浓。

越是激烈的竞争,越能激发诺伊尔的状态。尽管拜仁在赛季前半程经历了换帅的动荡,甚至一度连续8场比赛失球,诺伊尔的个人表现却从未有所动摇。在《踢球者》杂志的传统项目——每半个赛季进行一次的球员评级当中,诺伊尔不仅重新成为德甲门将位置上的No.1,而且重返“世界级”行列。上一个能在《踢球者》的门将评级中占据“世界级”的球员,正是2017年夏天那个连续重伤之前的诺伊尔。

“健康是我的最大财富,特别是经历过去两年的霉运之后。”重返“世界级”的诺伊尔在圣诞节前向《踢球者》敞开心扉,“因此我很高兴自己重新恢复健康,并且可以拿出自己的表现。我希望继续这样下去。”对于在世界杯之后所受到的质疑和批评,诺伊尔认为外界有些小题大作,“2018年世界杯之后,不光是我,很多球员都受到了质疑。基本上,全队在世界杯上都没有踢好。我并不是这届世界杯的输家,我在大赛上表现得中规中矩,只是踢的比赛太少了。对于全队来说——我不会用失败这个词——这届大赛是不幸的。”

2020新年假期,诺伊尔是在雪山上度过的。结束假期后,他立刻随拜仁飞赴气候宜人的卡塔尔多哈,投入冬训。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诺伊尔考虑在2020年欧洲杯之后就退出国家队。他否认了这一说法,“我持开放态度,因为我要听从自己的健康,看看自己是否状态十足,以及是否享受一切。”对于即将到来的这届“泛欧洲杯”,诺伊尔认为重建中的德国队完全可以有一番作为,“我们正走在正确的轨道上,但由于伤病太多,我们还没有机会让防守变得稳固。防守稳固对于参加大赛来说非常重要。3月我们会在训练以及对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比赛里演练,以求在欧洲杯首战对法国时奏效。”

诺伊尔不仅找回了神扑的感觉,还在德国队重新展现了“门卫”风采,2019年6月8日客场白俄罗斯时,他就上演了冲出禁区断球、突破对方前锋科瓦列夫的好戏。对于2020年欧洲杯,诺伊尔雄心爆棚。

诺伊尔认为现阶段的德国队有许多青年才俊,有点像2010到2012年间的那支球队,“我们在2012年欧洲杯上已经有一支很好的球队,踢得最差的比赛是对意大利的半决赛,我们活该出局。当时我们在小组赛里有葡萄牙和荷兰这样的强敌,跟这一次相同。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我们是一支年轻的球员,期望值不高。在拥有很多年轻球员的情况下,我们淘汰了英格兰和阿根廷,在半决赛中也差一点就可以淘汰西班牙了。”

不过在欧洲杯到来之前,诺伊尔的首要任务是帮助拜仁实现德甲8连冠。诺队表示自己理解很多人希望看到德甲诞生一支新的冠军,但他个人并不喜欢这样,而是希望连冠可以一直保持下去,他并不会对此感到厌倦和缺乏新鲜感。

一直随拜仁连冠到退役?诺伊尔说:“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肯定会在德国挂靴,但我也没说过自己会离开拜仁。我关于国家队的说法也适用于我的职业生涯:如果我感觉良好,如果还有人需要我,知道我可以有所作为,那么我只要踢得开心,就会踢下去。我如今在拜仁感觉良好,而且跟球队还有目标。因此目前来看还会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