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纳粹主义”是德国一直想回避却始终难以回避的烫手话题。尽管德国在战后进行了严厉的反纳粹教育,但这并不能消除所有第三帝国留下的痕迹。据德国宪法保卫局统计,目前德右翼极端主义分子的名单正在逐年加长。与此同时,公然宣扬纳粹理念、宣传雅利安人血统论和仇视犹太人理论的德国国家(NPD)的党员人数,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NPD建立于1964年,其前身是极右翼的德意志帝国党,现任党主席是乌多·福格特。德国电视一台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大多数德国民众认为国家是反民主的,对国家有破坏作用,该党也被其反对者和主流媒体认为是德国现行的新纳粹政党。该党反对有色人种、犹太人和进入德国社会,组织过一些有争议的会议,一些宣扬极端民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学者参与其中。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将该党派列入了“可能威胁宪法秩序”的黑名单。德国政府数年前曾试图取缔NPD,但这一努力未获成功。

该党前高级成员乌伟·鲁塔特日前宣布,并向媒体披露,极右的国家正试图利用经济危机来招募更多的德国年轻人,企图建立“第四帝国”。鲁塔特曾经进入NPD理事会,但仅3个月后就背离了该党领导层。如今,他向德国媒体讲述了他在党内的经历。德国《明镜周刊》2月25日以《德国国家的跳槽者》为题,刊登了对其进行的访谈——

鲁塔特:“当地党主席威胁我说,一个理事会成员是不能的,他要么被开除,要么必须失踪。我答复他,我对你的底细非常了解。从那以后,就没人来烦我了。”

鲁塔特:“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否则现在的党员人数会更少。现在党内情绪不太好,可以感觉到经费很紧缺。”

鲁塔特:“这个党根本就不是我的世界。每当你参加‘战友之夜’活动时,第一印象就是所有人都是光头,胳膊上刺着黑太阳或者其他纳粹象征图案。他们只会喝酒和骂人。如果没有对手在场,他们就互相殴打。”

鲁塔特:“国家及其青年组织中许多人的智商,并不比我脚上这双鞋的尺码高多少。大多数人都是社会生存的失败者,有些是需要帮助的落后生,有些是中途辍学的学生或者学徒,也有一些是酗酒者和斗殴者,反正都是一些无法在社会立足的年轻人。”

鲁塔特:“来源之一是举办音乐会,门票收入不少。当然,也有一些收入来自民间节日,例如2007年这类收入接近17000欧元(约合人民币14.6万元)。”

鲁塔特:“通常情况下,对工商局谎称是演出酬金,实际上是开一张假发票。这笔收入转手就捐给了党组织。对政党的赞助也可以通过这种办法逃税。”

鲁塔特:“还有来自南美的捐款。主要来自那些早就不在德国生活的德国人,他们是有着纳粹思想的二战逃亡者。例如,他们把捐款寄到某些中等企业,再由这些企业转给党。党的主席和副主席都同南美有密切联系。

党组织总部设在地窖里,到处都挂满了纳粹时期冲锋队的图片。还有一间房子装有武器。”

记者:“也就是说,所谓国家与第三帝国毫无关联的说法,只是一层保护色而已?”

鲁塔特:“这纯粹是一种战术。他们想引诱那些还没有看清这个党真实面目的人。这个党不仅是极右党,而且比极右党更加激进。因此,他们在公众面前总是假装正经,党的领导干部留的是正常发型,穿的是正常服装。只有以这样的装束才能出现在公众前。”

鲁塔特:“基层党员有严格的纪律,绝对不准与媒体对话。确实很少有人在媒体面前胡说八道。如果有人犯了规矩,很快就会受到纪律处分,干部们都受过很多教育。”

鲁塔特:“这是重点训练项目之一。内部文件中明确规定了每个人应当如何举止。尤其忌讳的是‘第三帝国’的字样。例如就‘你怎样看待纳粹大屠杀历史’的答案进行训练。第一句话必须准确,之后在回答追问时严格避免自相矛盾。”

鲁塔特:“托马斯·萨罗蒙。此人对自己的理论百分之百深信不疑,是‘思想先驱者’之一。另外两位是来自萨克森州的于尔根·甘泽尔和霍尔格·阿普费尔。”

鲁塔特:“梦想的是第三帝国。他们完全相信自己有朝一日能赢得选举,尔后便可以大展宏图了。”(王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