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任美国地球政策研究所所长莱斯特布朗是一位众所周知的“可持续发展”的倡导学家,最近尤为使他操心的,是中国今后经济发展模式的可能选择。这一事项有关国家发展的前途,需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长期探索、谨慎抉择,而在今年中国的两会中,也只出现了一些初步的讨论,但布朗先生却对此立即作出异乎寻常的反应,既是抢先发布消息,又是主动代为解说,更是刻意固定观点,煞是有趣?简介如下:

三月上旬,中国刚刚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以及全国政协会议中,有些代表以资源和环境问题为由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提出了一些看法,并引起了一些讨论,对此,布朗先生在大洋彼岸的反应极为迅速,于3月9日便在华盛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这一消息(科技日报3月11日讯),渲染中国今后经济发展方式的可能变化,无依无据而且自说自话地假借中国两会的名义兜售一个其实是属于他自己的观点,即“西方经济发展模式并不适合于全世界。换句话说,它也不适合于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

布朗先生及时而又细致地捕捉了中国两会中的一些说法,好象知根知底且又不乏热情地在新闻发布会上代为作出解说,“中国已清楚地认识到,高强度利用矿物能源、以汽车为中心以及极具浪费的西方经济发展模式,在中国是行不通的。”更有意思地是,布朗先生不知是为了推荐还是为了引导,也不管中国现在的状况究竟是什么、有什么,竟煞有介事地编派出中国今后新型工业化道路的三个方面,即:不采用汽车的人员移动最大化;广泛循环使用各类原料;工业过程和产品的零排放。于是便把中国推向了世界经济的一个不知究竟是前沿,还是边缘,或是一个无法科学阐述其所以然的幻境。

布朗先生的最后说法更是拉人上轿,“中国正在告诉全世界,全球需要新的经济模式,这种经济模式不是基于矿物燃料,而是利用包括风能、水电、地热能、太阳能及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在探索新能源方面,风气象学家将取代石油地质学家。建筑物的能源设计师在设计和建造建筑物中将占主导地位。” 布朗先生应当明知,其所在的发达国家都不曾作过如此高调表态,但却有意拨弄一个只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告诉全世界”,将要先于世界挑起人类、地球和未来的资源环境的重担,并领导世界经济的新发展。这一无中生有的“公告”若真被布朗先生在当今世界固定下来,以后确实很难退身。

鉴于莱斯特布朗近十多年来长期从事的有关中国的特定政策研究方向,我们认为,布朗先生如此迅速而不乏热烈的反应,应该并不是出于对“中国将要这样”的赞赏,而实际上更像是出于对“‘使’中国将要这样”的赞赏。

早在1994年,当时还身为美国世界观察研究所所长的莱斯特布朗在《世界观察》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谁来养活中国?》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布朗先生以“谁来养活中国”为题向全世界也向中国发出了一个警世危言,在世界上广泛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国的崛起将对人类、地球和未来造成危害的“生态恐慌”。十年来,布朗先生一直孜孜不倦地维持其《谁来养活中国?》的布道,不断地发掘并向世人揭示“崛起的中国将产生的“种种”巨大缺口会对中国和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布朗先生最早唤出的“种种”之说是关于“粮食”,预言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和消费结构的改变,粮食的需求将大幅度增加而最终导致中国乃至世界的粮食危机,布朗先生断言,中国这一“将要吃光世界的恶魔” 会给世界带来灾难。十多年过去了,布朗先生作为先知先觉行者的资格显然并没有在客观上通过历史的鉴定,因为中国的粮食供给状况仍属良好,世界的粮食供给状况也未因中国的过量消耗而受累。但是,我们注意到,布朗先生对其所发布的预言与科学实证之间的起码学术关系似乎并不讲究,却由对中国粮食危机的预测转向对中国以世界“头号消费大国”的冠名,于是便无关乎颜面地又放眼预测中国的崛起将要对世界造成的其他种种“消耗危机” 和“环境灾难”,其内容遍及肉类、钢铁、石油、煤炭等等资源、能源以及各种各样的环境破坏。由此言之,只要中国打算学着西方发达国家也来提高一点GDP,为了摆脱贫困而增加一些对资源、能源和环境的使用,则不管事实上是否发生了“吃光世界”,中国总会成为一个“头号消费大国”,将要“消耗掉5个地球、6个世纪”,从而引起世界性的经济崩溃和政治动乱,还将摧毁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危及全人类的世代生存环境,给全世界也给中国自己带来种种逃脱不了的灾难。只要粗略接触一下此类言语,便不能不对中国之举动产生高度紧张的关切。

不难说明的是,于当今世界,消费的你高我低皆可评头论足,但要说因中国的崛起在可预见的将来要造成人类、地球和未来的消耗危机、环境灾难,却至少也只是一个空穴来风的假说,其逻辑、实证上的荒谬已达到了对此要加以严肃阐明都会感到难以启齿的地步。事实上,审视布朗先生十年以来的言行轨迹,所能观察到的现象并无法以常理来作解释。

其实,布朗先生并不关心《谁来养活中国?》之说的预言与证明的相符水平,因为其一、布朗先生的“种种”中国对世界的“生态恐慌”之说从未见一个国际上公认为具有专业、科学和权威资格的机构作出其“可能”的确认;其二、布朗先生于十年前首发的“粮食危机”之预言也并未在时间坐标上通过其客观“存在”的验证。如此,既不需要确认其“可能”、又不讲究验证其“存在”,可以判断,名为“学者”的布朗先生实际上并不关心其预言的“实证”价值。

布朗先生所关心的,似乎是《谁来养活中国?》描绘的由中国及于世界的消耗危机、生态灾难所能引发的那种令人恐慌的效果。布朗在新闻发布会上引人担忧地说,“我们正消耗地球自然系统的可持续产出。当我们过度砍伐木材、过度耕种、过度抽取地下水、过度放牧及过度捕捞时,我们不仅消耗掉自然赋予我们的东西,我们也在毁坏自然赋予的本身。与经济上的破产一样,这将导致生态上的破产。”而中国作为一个“头号消费大国”,便由然成为上述世界“生态破产”的主要根源。于是,中国的发展将给世界带来灾难这一中国的原罪、世界的恐慌,并使全世界和中国时不时而且越来越为之感到对周边和未来的焦虑,这才应当是是布朗先生十多年来坚持这一并不需要证实的荒诞布道的本意。

由3月9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并急急代为发布“公告”,说明布朗先生更为关心的,似乎是《谁来养活中国?》引起的生态恐慌所实现的由世界并及于中国的某种遏制其发展的效果。看来布朗先生深谙一个关于中国的千年之训,“只要十年不自乱,中国必定黄金遍地”。于是,布朗先生十多年来一贯坚持布道,催人联想中国的发展将对世界造成的环境资源之灾,引导中国逐步强化面对世界时的为难情绪。布朗策略的运作是如此之精妙,君不见,中国即将导致“消耗危机”和“环境灾难”的不幸传说如今已堆砌到了何等史无前例的高潮,好象中国的今后发展再不脱胎换骨,没有开发一些世界级的新道路就真的要走不动了。中国终于受到了一些影响和左右,于是,3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布朗先生迫不及待地“公布”了自己的布道成绩,表达了自我实现的弹冠相庆。值得深思的是,使苏联陷于衰败的,是争夺世界“霸权”的冷战。而布朗先生如今所策动的,则是挑动中国争夺世界“环境责任”的领导权。事实上,作为一种态度,布朗先生早已诱使一些中国学者以及职能部门官员在“环境责任”的一些范畴表示出敢为世界之先的意思,而一旦拖动中国自我赋予世界环境的实际领导责任,所带来的中国“自我耗散”恐怕绝不亚于一场冷战。“不战而自乱”,中国的千年古训则将再度沦为千年之殇?!

对于莱斯特布朗先生,我们认为并无必要与其开展一场“学术”讨论,因为,作为原美国世界观察研究所所长、现美国地球政策研究所所长这样一位应当深明现代科学之逻辑实证要义的人士,出现大量错误假设、失真数据和不求实证的推演,已远远不及一个学术问题。对其所作所为,唯一说的过去的解释,那就是为了各自的国家利益,但这也违背了一个正人君子的明理和守约。

布朗先生曾被《》誉为“世界上最有影响的一位思想家”,率先提出了环境上的可持续发展概念,但同时也就意味着这位“世界观察家”不可能不熟知联合国关于可持续发展的已成国际约定。在发展与环境的问题上,国际社会已经共同确认:人类在漫长和曲折的进化过程中,因科学技术的发展已获得无数的方法和空前的改造其环境的能力;同时确认:发展中国家的环境问题,大半是由于贫困所造成;并且约定:各国对于环境问题应当负有共同的但是又有差别的责任。根据国际社会的公约,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其现阶段的首要优先责任是发展生产、摆脱贫困、走向富裕,并具有为此而合法、公平使用资源、能源和环境的权利。同时,联合国还一再提请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要牢牢地记住,不要因为处理环境问题而不必要地付出超越其经济能力的代价。显然,布朗先生对中国拥有这样一项国际公认的合法优先权利表示漠视,并极不守信地对中国进行瞎蒙乱骗。

中国需要的是继续艰苦奋斗,坚持创业,努力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逐步求取社会、经济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写下其5千年发展史上更加美好的新篇章。中国一定会牢记沉重的落后历史,正视激情的进步现实,冷静沉着、实实在在、一步一个脚印、高速地发展美好的未来。中国并不那样容易上当受骗,也不那么愿意自我耗散,莱斯特布朗先生,可以休矣!